千百万彩票_千百万彩票官网|进入

与大队汇合的计划而言算是迷路了等他一路问询

  杨千叶看向墨白焰,目中露出探询的目光。
 
    墨白焰道:“齐王虽愚蠢,总比那何不食肉糜的司马衷伶俐一些,司马衷可以称帝,齐王为什么不可以?”
 
    杨千叶黛眉一蹙,道:“墨师是说?”
 
    墨白焰道:“齐王愚蠢,其下众人,俱都是只会好勇斗狠的武夫,这样的话,如果殿下隐瞒真实身份前去投他,还怕大计不能掌于手中?有了殿下主持军机,再有我大隋宝库招兵买马,势力必然大涨。
 
    而以齐王名义反了唐皇,天下诸州府郡的地方大员们,便不易生起反抗之心。等我义军有了规模,再取而代之,岂非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的目光渐渐亮了起来:“不错!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齐王虽愚钝无能,可若利用的好,反而更有利于我们!”
 
    墨白焰微笑道:“不错!”
 
    杨千叶黛眉一振,对那洛阳接头人吩咐道:“速备快马,我们走陆路,马上赶去齐州!”
 
    那人立即抱拳应了一声,匆匆下船去准备。
 
    很快,杨千叶、墨白焰带了五六名劲装侍卫,也一阵风儿似的从码头离开,踏着李鱼的足迹向东而去……
 
    三门峡附近山上,一处山洞前。
 
    清澈的泉水从岩缝中汩汩涌出,汇成淙淙细流,从山间蜿蜓而下,一条娃娃鱼在清澈的泉水中轻轻爬动着,刚刚扬起头来,一根尖利的树枝便飞快地刺下,再一提,就把它捉出了水面。
 
    那娃娃鱼尚未马上就死,还婴儿似的啼叫了几声。
 
    但是很快,一柄短剑出现,迅速把它变成了一团可以食用的鱼肉。
 
    旷雀儿用一片肥大的树叶托着鱼肉回头洞口的火堆旁,那火上烤着的一只白天鹅已经散发出浓郁的肉香。
 
    旷雀儿正要把那鱼肉也烤一下,瞟见罗霸道躺在地上,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天,眼神儿一动也不动,不禁吃了一惊。
 
    旷雀儿急忙放下鱼肉,走过去将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罗霸道眼皮都没眨,旷雀儿赶紧又去探他鼻息,罗霸道有气无力地道:“我没死……”
 
    旷雀儿松了口气,白他一眼道:“你伤的虽不轻,可都是皮肉伤,并未深及要害,男儿大丈夫,干嘛这般要死不活的。真是的,你虽是生意人,可瞧着蛮强壮的嘛,胆子这么小。”
 
    罗霸道一脸难过,道:“我不是胆子小,也不是怕死。我是……”
 
    “包袱没了呀”
 
    罗霸道痛心疾首地道:“我的全部家当,我要在洛阳开车马行的本钱啊,没了,全没了。”
 
    旷雀儿轻啊了一声,在他旁边坐下,道:“很多钱吗?”
 
    罗霸道用力点点头,悲伤的像个孩子:“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想改邪归正,你知道吗?可老天爷不让我走这条路啊!你狠,我算你狠!”
 
    罗霸道指着天空,恶狠狠地道:“这是你逼我的!老子以后再怎么样,都不会觉得有违天道,谁叫你不给老子活路?老子就占山为王,做绿林大盗去。”
 
    旷雀儿一脸吃惊:”你……你说什么?改邪归正?你原来是干什么的?”
 
    罗霸道看她一眼,沮丧地道:“雀儿姑娘,你不用怕。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。强抢民女的事儿,我老罗可干不来。我本来想娶你为妻的,可现在……”
 
    旷雀儿干的是杀头的买卖,哪可能嫁给一个普通人,如今听罗霸道这样一说,她一点不慌,灵动的眼珠一转,反而生出些好奇来:“你……原本究竟是干什么的呀,能跟我说说吗?”
 
    “哎……,我原本,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大盗……”
 
    “有……前途的……大盗?”
 
    “那当然,我原来,可曾是陇西四大寇之一!”
 
    罗霸道骄傲地扬起了下巴,讲述起了他那一波三折的人生故事:“直到有一天,有个人来投我……”
 
    罗霸道还是很讲道义的,对于纥干承基、杨千叶,乃至后来的太子等人,他都隐瞒了其身份,不然今天这番话一旦传出去,很可能给人家带来灭顶之灾。
 
    而杨千叶曾经的经历,也没有可能说给旷雀儿知道,所以,旷雀儿根本不知道他口中那个愚蠢的、花痴的、自以为是的、自作聪明的女马匪,就是自家眼中那位冷静的、睿智的、足智多谋的、志向远大的公主殿下。
 
    “这,就是我罗霸道的悲惨一生,怕了吧?”
 
    旷雀儿凝视着他,一言未发。
 
    罗霸道自嘲地一笑:“你走吧,我说过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 
    “唔……,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?”
 
    “还能怎么办?除了打架,我什么都不会,我要落草为寇了!”
 
    “那要是被官府抓到,可是要杀头的?”
 
    “你以为我怕么?”
 
    “既然这样,你有没有兴趣做点别的呢?我保证,比你做大盗,要有前途!”旷雀儿姑娘拍了拍鼓腾腾的胸,给他打保票。
 
    罗霸道疑惑地看向旷雀儿:“做什么?”
 
    旷雀儿道:“我还不知道我家主人肯不肯收留你,现在可不能说太多,总之……,跟你做大盗也差不多,但是呢,要有前途的多!”
 
    罗霸道看着她,渐渐露出吃惊的神色,失声道:“难不成,你是女飞贼?女强盗?”
 
    “说起来,倒真是差不多呢,不过人家盗的是国,可比你胃口大多了。”这句话,旷雀儿并未说出来,只是看着罗霸道,笑靥如花。
 
 第524章 故人消息
 
    李鱼沿运河一路东行,本意是想快马加鞭赶上兵船,再一起同行。但是这陆路一直下去,却未必一直贴合着运河,囿于地势,很多地方陆行道路就与河道分道扬镳了。
 
    而这年代,又没有什么路标,行路全靠打听,很多老农完全不懂官方,那出了这个县,邻县都难听得懂的方言又过于感人,于是,李鱼“迷路”了。
 
    其实他也不算迷路,只是按照本来的计划:沿运河而行,与大队汇合的计划而言,算是迷路了。等他一路问询着,终于找回运河边儿上时,已经到了临清。
 
    由此往北,运河的下一站就是德州,就是李绩规定的诸军汇合之地,李鱼总算是松了口气,便下了马,让马也缓缓气力,牵着马儿,慢悠悠地进了临清城。
 
    这一进城,李鱼便发现有些不对劲儿,街上非常凌乱,但却看不到一个人,似乎刚刚经过一场大战的样子。
 
    李鱼警觉地停住脚步,四下看看,忽然看见路旁一个面食店的案板上摞着一架架蒸屉,下边只露出将及足踝的高度,有一双鞋子露出了靴尖,李鱼的马儿打了个鼻息,那双靴尖竟尔一动,向后缩了一下。
 
    李鱼走过去,用带靴的腰刀敲了敲那蒸屉,喝道:“出来!”
 
    蒸屉后面“啊”地一声尖叫,蹦出一个系了白布……黄布……似白不白、似黄不黄的围裙的汉子,个子不高,矮墩墩的,两撇鼠须,不过看着并不奸狯,只是八字眉撇着,两撇鼠须同方向耷拉着,引人发噱。
 
    李鱼看了看他,应该是这面食店的掌柜,便问道:“店家,我来问你,这临清城里,发生了什么事,怎么行人商贾一个不见,街上还如此的凌乱,到底发什么了什么变故?”
 
    那卖面食的掌柜瞧他风尘仆仆,一副远行打扮的样子,并未着军服,不禁放下了几分害怕的心思,又起了招揽生意的心思,忙殷勤地问道:“这位客官,您要打尖,还是住店?”
 
    “我要吃面……,不是,我问……,算了,你这有包子么,给我包上几个。”
 
    李鱼见这厮刚还心惊肉跳模样,突然发现没有危险,马上就起了做生意的心思,不禁有些好笑。但小民们如此在意做生意,还不是因为生计艰难,如此想来,却又令人心酸。
 
    反正他行路下来,也有些腹饥,便先做他一单生意,也好让他安心回话。
 
    李鱼大怒,一探手就抓住他衣领,用力一提,就把他从案后提了出来,怒道:“姓武的,你忒也贫嘴了些。我来问你,刚刚这儿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 
    那小个子掌柜的被他提着衣领悬吊在空中,忙不迭道:“咦?客官怎知小老儿姓武?别别别,好好好,我说,客官你有所不知哇~~~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咳!齐州那边齐王殿下派了兵马来,沿河搜罗船只、粮草,还抓壮丁,刚刚进了临清城,又有一支海州(连云港)的官兵也从另一侧进了城。两下里见面就开打……”
 
    亏得这临清是运河城市,这个姓武的小老板经常和南来北往的行商旅客们打交道,虽说乡音也挺浓厚,可李鱼还是听得慌的。
 
    听他所言情形,应该是一直宅在齐州城里的齐王突然开了窍,想到外边招兵买马来了。所以就派了几路人马, 以齐州为中心,向四下辐射开去。
 
    临清在其南方,沿运河一路下来就是,所以也成了他们的搜刮所在。不过,李绩那边行动也不迟缓,海州兵马已依军令先行赶来,恰与齐王扰民的乱军同时入城,一南一北。
 
    结果可想而知了,军纪涣散的齐军怎是唐军的厉害,一触即溃,唐军便追下去了。
 
    李绩定下的集结点是德州,所以追出临清的海州唐军是不会回头的,他们会继续掩杀,直至驻扎德州。
 
    想通了这一节,李鱼便送了口气,将那武掌柜的放下。
 
    武掌柜的小心翼翼看他一眼,小声问道:“客官,那这炊饼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盘算着行程,随口答道:“少聒噪,装几个,没有炊饼,煎饼都行。”
 
    那掌柜的哎哎连声,忙不迭给他捡拾了几个炊饼,捆扎好奉上。
 
    李鱼也不问他价钱,随便摸几一把大钱,时价估计只多不少,往他案上一丢,提起东西,转身便走:“不用找了。”
 
    那掌柜的喜不自禁,连忙高呼:“多谢客官赏。嘿,今儿运气是真好,接连遇到大方的贵人,一定是刚刚那对浑身闪闪发光,跟生了无数双眼睛的兄弟带来的好运气,那一看就是有福气的贵人。”
 
    李鱼把炊饼塞进马股上的袋囊,扎紧了口袋,刚刚扳鞍要上马,无意问听到这一句,已经跨上马屁股的腿一下子就滑了下来。他一个箭步冲到那掌柜的旁边,问道:“掌柜的刚说什么,什么一对浑身闪闪发光的兄弟?”
 
    那掌柜的不知他如此急切是福是祸,不禁忐忑起来。
 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