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百万彩票_千百万彩票官网|进入

既然没杀人又怎么可能背负冤屈呢?可是叶冰蓝

 能安稳的生活下去。”
 
    “胃癌晚期,可能也活不了多久了,不如趁着这个机会赚一笔钱,也让老婆孩子有个保障,除此之外,一个老实人,不可能变得这么疯狂。”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话,而这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。
 
    “可是,如果找不到这笔钱的话,就无法给这个判断定性。”叶冰蓝说道:“不光是张五生的银行卡,他父母和妻子的卡我们都检查过了,并没有大额款项打进来。”
 
    “两种可能。”苏锐说道:“一是对方放了他鸽子,二是幕后之人可能给了他一大笔现金,但并不是通过他的银行卡转账。”
 
    “那现金会藏在哪里呢?”叶冰蓝不禁问道。
 
    “我去见见他爱人吧。”苏锐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他从来都不想面对这种悲伤的场面,但现在却不得不去主动选择面对了。
 
    张五生的妻子已经哭得不能自已了,不停的抽泣着,苏锐在对面坐了足足半个小时,她才少许平静了一些。
 
    “不可能的,五生他一定不可能杀人的,这一定是误会了,一定是误会了……”张妻哭着说道。
 
    “五生的确不可能杀人,我是相信这一点的,但是,我们必须调查清楚事实真相,还五生一个清白,你说呢?”苏锐耐心说道。
 
    张妻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你们夫妻两个,除了现在居住的房产之外,还有没有别的住所呢?”苏锐问道。
 
    “还有一套小的,都是五生这些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。”张妻说道。
 
    “好,那把地址告诉我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这张五生看起来还真是个勤勤恳恳的人,这些年里面能够在宁海攒出两套房子,也是着实不容易了。
 
    当然,他也是在房价谷底的时候买房的,要是等到现在的话,房价已经突破了天际,根本买不起了。
 
    “两个房子全部搜一下,仔细点。”苏锐把地址交给了叶冰蓝。
 
    宁海市局的效率很高,又过了半个小时,捷报再次传来了。
 
    “哥,找到了。”叶冰蓝身后的干警拎着几个箱子,一打开,全是钱!
 
    这种视觉冲击是很强烈的。
 
    苏锐问道:“一共多少钱?”
 
    叶冰蓝做了个手势。
 
    饶是以苏锐的淡定,此刻也不禁轻轻的吸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大手笔。”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第七更送上!
 
 第2197章 矛头对准我!
 
    一千万。
 
    用一千万现金,来买贺天涯的命。
 
    真是好大的手笔。
 
    对于普通人来说,这一千万简直是几辈子都别想赚到的钱。
 
    就算张五生在宁海有两套小房子,也很难对这笔钱不动心。
 
    更何况,他本身已经是将死之人了,无论做不做这件事情,都活不了多久了,想要给妻儿留下一笔钱,也只有采取这个办法。
 
    “现在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眯着眼睛,摇了摇头:“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已经调出了小区的监控,发现张五生在几天前买过一个双开门的大冰箱。”叶冰蓝带着苏锐来到了电脑前,指着屏幕,说道:“我们怀疑这些钱就是藏在这冰箱的外包装纸箱中运进去的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张五生还是个老实人啊,他就没想过,如果自己去世了,老婆见到这么一大笔钱,肯定立刻报警,动也不敢动的。”苏锐摇了摇头,他和对方老婆简单的交谈几句,就判断出来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
 
    “那个帮忙运送冰箱的人,戴着帽子和口罩,根本看不出模样来。”叶冰蓝说道:“只能通过监控来寻找他了,不过这样特别耗时,而且可能会没有效果。”
 
    “现在并没有更好的办法。”苏锐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叶冰蓝再度接了个电话。
 
    “好的,罗局长,我知道了。”叶冰蓝无奈的说了一句,便挂断了电话。
 
    “又有麻烦了?”苏锐笑了笑,他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了。
 
    “罗局长那边受到的压力很大,但是他让你放心,他能扛的全部扛下来。”叶冰蓝说道:“不过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明白,罗飞良是让我做好心理准备。”苏锐轻轻的叹了口气:“毕竟,这次差点被撞死的可不是别人,而是白家三叔的儿子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罗局说,那边可能会对你进行调查,但是这已经超出了宁海市局的工作范畴了,就看白家怎么借题发挥了。”叶冰蓝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对罗飞良有恩,后者绝对会帮其顶住压力的,可能若是换做别的局长在此,早就以“配合调查”的名义把苏锐给控制起来了。
 
    貌似,事情在不断地朝着更加恶劣的方向转变。
 
    一日不破案,苏锐的清白便一日无法洗脱。
 
    这个坑可真够大的。
 
    “哥,我有点担心。”叶冰蓝说道,她情不自禁的握住了苏锐的手。
 
    “不用担心,我什么都没做,难道他们还能给我扣一顶买-凶去杀人的帽子不成?”苏锐拍了拍叶冰蓝的肩膀,目光之中带着平静的笑容。
 
    说不上为什么,在看到苏锐这样的笑容之后,叶冰蓝的心中忽然有点感动。
 
    这莫名的感动,让她似乎觉得自己的嗓子眼都被堵住了,眼眶瞬间便红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哭什么。”苏锐伸出手来,给叶冰蓝抹了抹眼泪:“你哥我经历了多少事情,现在发生的这破事又算的了什么呢?还担心你哥哥我走不出去?”
 
    叶冰蓝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她真的是担心的要命。
 
    或许,对别人来说,可能觉得苏锐是清白的,那就一切都没有问题,既然没杀人,又怎么可能背负冤屈呢?可是,叶冰蓝从小就生长在首都的世家之中,她对这种情况见的太多太多了!
 
    万一,当真的调查到了结果,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苏锐的时候,那又该怎么办?
 
    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!
 
    这简单的一场车祸,竟可能会成为一个无法估计到具体后果的死局!
 
    一想到这一点,叶冰蓝怎么可能不哭?怎么可能不担心?她深知那些人的思想有多么的阴险,也甚至他们的计谋有多么的狠毒!
 
    而且,最关键的是,现在根本不知道是谁在幕后动手!
 
    虽然宁海市局已经获取了很多的线索,但现在对于最终的指使者身份仍旧是两眼一抹黑!
 
    “算了,别想这么多了,咱们出去吃点东西吧。”苏锐轻轻的拍了拍叶冰蓝的肩膀。
 
    此时,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,不过,夜间仍旧有很多人在街道上走着,步履匆匆。
 
    看起来绝大部分都是刚刚下班,大家都在为生活而奔忙着。
 
    “宁海的凌晨,你见过多少次?”苏锐看着天上的星星,忽然说道。
 
    “很多次。”叶冰蓝苦笑了一下:“数不清。”
 
    由于刑警的工作性质,叶冰蓝经常会在晚上加班,在一些紧急的案子上面,她甚至会带着手下几天都不合眼,因此,宁海的夜空常常伴随着她。
 

相关阅读